新闻中心
许美琪:“新中式”家具设计的浮想
信息来源:东阳恒达木业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:2019-09-15 收藏此页

许美琪:“新中式”家具设计的浮想 | 上海国际家具展

在本次上海国际家具展上,与诸位家具学界的同仁相遇,交流和切磋了“新中式”家具的一些理论问题,激发了一些思想的火花。虽然它们只是一些理论的浮想,还不是系统的理论,但也许这些零星的思想火花能抛砖引玉,给读者带来某种启示;更重要的是,希望能通过设计界的思想的交流和碰撞,在我国家具界逐渐建立起一套中国的现代家具理论,来指导家具设计的实践。

——家具设计应从更博大的人文和历史背景上考量和研究,从中寻找它的源流,而它的最后流向是家具设计的现代性,即适应现代工业文明和全人类审美中的共同价值取向。

许美琪:“新中式”家具设计的浮想 | 上海国际家具展

——明式家具之所以达到古典世界的家具巅峰,其秘密之一是传统中国的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。因为这个制度的设计是为皇家服务的,包括手工业,精致得不得了,它主要不是为市场服务,不是为大众服务。主要需求来自于宫廷的订货,最精致的产品都是献给宫廷的。宫廷的需求大得不得了,再加上它周圈的上层权贵之家,可以养活这些手工业。所以整个制度就是这样设计出来的,形成了这种士大夫文化。西方在封建专制时期也是如此,法国的巴罗克、帝政式;英国的摄政式(Regency)就是相似的案例。

明式家具的设计简约、讲究

——中国人的审美情趣中两个微妙的元素:一是“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”,在内敛的表象下有一种灵动的张力;二是在压抑之中,有一种飞扬的追求,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小提琴协奏曲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这种艺术追求。但它们更多是表现在民俗文化之中的,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地从民俗文化中来发掘这种传统资源。傅雷先生在1962年3月14日写给二儿傅敏的信中说:“中国旧文化的两面性。又热烈又恬静,又深刻又朴素,又温柔又高傲,又微妙又率直,这是我们固有文化中的精华,值得我们自豪。”说的就是这种人文特点。

许美琪:“新中式”家具设计的浮想 | 上海国际家具展

——“新中式”家具设计当前的突破口在“剪掉”头后上前清的辫子,要更具有现代性的特征,即一是在造型、尺度、结构和装饰上要适合现代大众的审美需求;二是能以工业化方式规模化生产。后者在当前更要以“大规模定制”的理念来理解和实行这种工业化生产方式。

免费服务热线
400-0579-599